mchot

莜薇:

嘘~ 我就是悄悄跑回来看一眼。

发完图我就退了23333

就是卖腐啊
doge凸- -凸

我不信他不想赚钱

👍🏻👍🏻👍🏻👍🏻

云逸风汐:

我也跟风来一个

撺掇多多也一起来

欢迎大噶去多多太太那里点赞2333

三天后来看(;′⌒`)

跟风挑战,反正肯定没人看【不】

为了车!60热度

RRRRRebecca:

简单点,说话的方式简单点
三小时里有60热度,今天晚上我就圣雄肝帝把双修肝出来
要知道我现在连前xi还没写完……自寻死路【不】

《征服》(86——90)

闷骚荼哈哈哈哈哈哈哈

多多小丹若:

这是一个荼爷一步步征服小天使的ABO故事
我的妈安岩,你男人差点宰了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86.
  黑眼镜醒过一次。
  在太阳还未完全升起的时候。


  他那时的状态极差,呼吸急促而混乱,挣扎着睁开眼睛,脸色苍白如纸。在被吴邪猛地一把按住胳膊后,才像泄了气一般,慢慢地颓圮下去。像一个从噩梦突然醒来的孩子,双眸无神,只定定的看向吴邪的方向。


  “我说了…你小子不该救我……”
  
  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这样,吴邪有种掐死他的冲动。


  “你他娘怎么不死在监狱里,既然出来就给我像个男人!”


  黑瞎子扯了扯嘴角,从鼻腔中发出一道细微的嗤笑声,但很快这笑声被一声闷哼打断。他紧闭上眼睛,皱眉咬牙咽下被从胸腔深处涌翻上来的血腥湿冷,身上几个大穴位刺痛直连神经深处。神荼面无表情的按住他颤抖的身体,一寸寸的拔出穴位上的银针。
  
  被尸毒浸透,针从头到根部已经黑透,丢在铁薄盘里,叮铃一声清脆的生生断开,溅出一小片一小片的黑色金属屑。铁薄盘一侧的台子上,挂着一排还没来得及洗好的纱布,满桌子都是血。
  
  血,挣扎,生死线徘徊。


  吴邪从未见过黑瞎子受过这么重的伤,这个人从没在他面前这么龇牙咧嘴的喊过,他按着对方胳膊的手在收紧,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,说出来却只有骂人的字眼,越来越难听,难听到双眼发红,他回头,张起灵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搭在肩上。那人看着自己,不动声色的摇了下头。
  


  心陡的下坠,如坠冰窟。


  
  张家人见过的死人太多了,吴邪知道张起灵是什么意思,他转过头,看见黑瞎子那双已经看不见的眼,正黑洞洞的对着天花板。
  


  妈的,老子救你回来,就是为了看你死!?
  


  黑眼镜笑道:“小三爷,骂人这件事你不擅长,老子教了你这么久,怎么就没学会呢。”
  
  吴邪双眼发热:“瞎子我告诉你,你他妈敢断这口气,我现在就打电话就给他——我现在就——”
  
  张起灵按住吴邪的肩,示意他不要说了。黑眼镜闭上眼皱眉一偏头——“给我把本体带上。”
  
  吴邪几乎是把墨镜摔到他脸上的。
  
  于是那张惨白灰败不似活人的脸,就只剩下了嘴角的一抹笑。黑眼镜的呼吸慢慢平稳,几乎没了声息。神荼收针,最后一根针落在铁盘的时候,那人已经再次陷入了昏迷。


  奇经八脉,穴位封存,锁气存命,终究不是治本之道。
  
  他道:“还能撑两天。”


  
  吴邪长长的出了口气,只觉得眼前模糊。他一只手扶额,手下一片冰凉的汗水,连呼吸都带着血腥味,这个晚上真是不要命了。他又抬眼看了一下黑眼镜,那人不知道在混乱意识中看到了什么,嘴唇发颤,额头碎发被冷汗浸透,紧贴在额角上。
  
  手下皮肤冰凉没了体温,他收手的那一瞬间,那条胳膊突然弹起,反手攥住了他的手腕。
  


  吴邪睁大了双眼,看着那只手在视线中慢慢松开,风筝断线一般,跌落在床上。
  失去了视觉,但是拿过半辈子的刀,摸骨削肉,那人的手腕不是这样。
  


  对方的喃喃,气流游丝,沙哑无力。
  


  “为什么不是你。”
  


  别人可能不清楚这句话的含义,但吴邪清楚,他猛地一眨眼转身攀着张起灵的肩往外跌跌撞撞的走,王盟端着盆子在门前道:
  
  “花儿爷打电话过来,说是听说昨天的场子出了事,问你们怎么样。”


  
  “说没事,”吴邪低下头,闭上眼又慢慢重复了一遍。
  
  “说没事。”


  
  87.
  神荼将剩下的针收回针包,抬头的时候留意到安岩站在门侧,走出去的时候,目不斜视的攥着手腕将他一起拽了出去。
  
 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成了他恶劣的习惯,不是攥着手,也不是哥们似的揽着肩,而是介于这两者之间,攥的很紧,紧的像是要把什么东西永远攥在手心死死不放开
  
  安岩咬着牙一根根指头往外扳,甩手想要挣脱,却被惯性带的靠近踉跄了一步,视线里那张脸一下子放大,碎发飞扬下那双眸不安宁的暗。
  呼吸扑向脸颊。


  “你松手!”
  
  “他比你伤的重。”神荼淡淡道,“全凭意念吊命。”
  
  “我已经上报了情况,秦先生说会派援兵过来。”
  
  神荼视线微微一冷,皱眉道:“你联系他了?”
  
  安岩怔了:“怎么?”
  
  视线撇开,神荼低咳了一声说没事,他松开手,窗外朝阳的光线透进来,落在两人之间的地板上,明晃晃的一道亮橙色。


  尘埃在光柱中飞扬,外面天已经亮了。
  
  黑瞎子进入了听天由命的昏迷状态,客厅内王盟打着呵欠摆好了茶,摇着手下楼去睡觉,吴邪站在窗前转过身来,将神荼的手机抛还回去。
  
  他的情绪已经调整的差不多,眼角依旧发黑,但是比起刚刚突然丧的无边无际的低气压,已经相当于灵魂升华。至于是怎么升华的,安岩抽着嘴角强行想忘记那个闷骚兜帽男上前吻他的样子。
  
  旁若无人啊!
  吴邪抹了一把嘴角,哼哼道:“你这是嫉妒。”
  
  我嫉妒你个香蕉卜娜娜。


  “有种你们也来一个?”
  清脆的拍桌。
  “闭嘴。”
  


  卧槽,这个大学生会脸红。


  吴邪双眼微微一眯,转开了话题,他说:“话说回来,我还是先讲清楚。既然是合作,我们两边就不要藏着掖着了,时间不多,咱彼此心里都有那么点B数,懂得?”
  
  吴邪是九门的人,这是安岩他们刚刚才知道的事。


  全国乃至国外四处盘踞的势力种类繁多错综复杂,每一个组织都自成体系,互相隔绝。九门是这样一个体系,THA是一个,帝国余晖也是一个,它们之间在正常情况下互相封锁,只有在出现冲突或者突发状况的时候才会有所联系。
  
  “你们说帝国余晖,我不知道,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。”吴邪说,“我知道现在九门今时不同往日,但是放任九门之外的人出现在会场,而且还不止一个,这说明什么。”
  
  云隐庄是杭州深处的黑市交易场所,是九门体系内核心盘口之一,这里的一切活动存在于九门内部,从古至今,从未改变过。唯一一次数十年前的大乱,也是九门体系之内的事,从未有人怀疑九门外势力能够干涉。而安岩和神荼出现在这个会场的那一刹那,就说明这个运行了上百年的体系,从深处出了大问题。
  
  这一点,是神荼和安岩万万没有想到的。
  
  安岩想到了秦先生曾说过,THA作为一个庞大的协会组织,其触角遍布,已经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。


  但是这个九门的小三爷显然没那么大的责任感追究这件事,他提这个,只是觉得圣珠很有可能和此有关联。
  “九门里死活是别人的事,我只在意一件,圣珠的线索泄露的这么快,只能说明在这个系统之内,除了我,还有人知道它的事,我们要查,内部也是一条路。”
  
  吴邪认真起来的时候,气势上暗藏锋芒,他放下两条胳膊随意的靠在沙发上,冲着安岩一笑:“这样,我们先交换信息。”
  


  88.
  在安岩还没对吴邪放下防备的时候,一度觉得这个人是个千年老狐狸。
  多智,作妖,啊,还恃宠而骄。
  
  他说话很有意思,三两句套话,自己仿佛什么都说了,却实际上又什么都没说,说到一半动不动转过头去随口问一句——是吧小哥?
  
  是吧小哥?


  安岩有点不爽,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。


  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意识到,这种感觉在学术定义上叫“吃狗粮”,是个技术活,对狗特别有效——后来因为这个和瓶邪杠上互相强行投喂,不过那是后话了。
  
  “这个世上寻找圣珠的人很多,有关圣珠的传说更是不计其数。每个人寻找圣珠的目的都不一样。”吴邪手中烟头一明一暗,烟成一股上行缭绕,“所以,THA要圣珠做什么。”
  


  吴邪现在起码知道了一件事。
  
  面前这两个人来自THA,和帝国余晖不同,这个组织他听说过。
  
  和九门这种社会地下流派不同,THA起码在表面上是个正儿八经的冒险组织,和他们外九流不在一条线上,平时也难有交集。他知道的THA的消息,基本上都来自道上倒斗回来的人,茶余饭后,只言片语。他们下地的有规矩,冒险的也有规矩,井水不犯河水,也算是平安无事。
  
  但是现在似乎没有这么简单。


  现如今THA也在寻找圣珠,而且根据这两个人的话推测,可以估计出这个行动早就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。作为一个不爱走货收藏古董的冒险组织,这群人居心何在。
  


  神荼不关心这个,安岩作为新人,更是不清楚。
  他反问:“你们又为什么找它。”
  


  “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。”吴邪说,“前朝明器还是宗教遗物,你们冒险不为赚钱收货,要这个东西有什么意义。”
  


  有关圣珠的传闻很多,但是真假难辨。就算是贝爷这种协会老人也不敢断言圣珠是个什么,他们寻找它,只是因为任务需要,至于这到底有什么用,从未关心过。
  
  吴邪对此表示:……


  
  半响他说:“有钱的人,就是不一样。”


  
  “很多人谣传圣珠可活死人肉白骨,还说什么得圣珠者的天下,瞎扯。”吴邪说,“这东西寻常人碰不得。”
  
  神荼不动声色的抬眸。
  
  “对普通人来说,它是一种毒药。让人陷入魔障。很多人渴望这种力量,甘愿成为它的宿主,到最后都逃不脱。”


  “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跟风找圣珠,活到现在也算是命大。”
  
  安岩道:“你的意思,你对这个东西很熟悉?”
  
  这话里待着挑衅,吴邪不但正正当当的接了,还扬眉啧了一声——年轻人沉不住气。
  
  “谁让你们运气好,遇到了我们。”他说。
  
  “这圣珠不是我们熟不熟悉的事,这本来就是老子的东西。”


  
  89.
  按照吴邪的说法,圣珠是一件古物,而且是九门的古物。
  
  “后来出了很多事,它突然消失,和它一起消失的,还有一批当时有点名望的道上人。我爷爷那辈找了一辈子,也没给出个交代。”
  
  “我就直说了,这圣珠对你们没有用,它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明器,也不是什么西凉圣母的神药。”
  
  “它是一把钥匙。”
  
  吴邪说。
  
  “它的存在,决定了九门存在的意义。”


  


  90.
  对于吴邪来说,眼前当务之急只有一件。
  就是黑眼镜必须活着。
  
  “我们没有那帮人的任何线索,就算现在查也是大海捞针,瞎子成这样和他们脱不了干系,他不能死。”
  
  还有一句话吴邪没有说,如果黑眼镜醒不过来,他无法对自己交代。
  
  这地方三教九流混迹,消息走的快,这是好事,有的时候却也很致命。黑眼镜是有案底的人,现在还没撤销档案,医院挂个号身份证指纹一扫,根本不用道上人动手,他就直接被拘。二叔那边有个有点仙风道骨的先生,专门看得就是他们走穴下地的营生,王盟去打听了一下,得知他凌晨五点就被万山堂请走了。
  


  万山堂是万宏的盘口,昨天夜里死了,来请的是万宏的儿子,赶在瞎子生死未卜他吴邪要求人的当口,其意不言自明。


  
  王盟快坐不住了:“老板,你真的不告诉他?”


  “他要想知道,现在就已经知道了。”吴邪说,“我们还没被逼到要他出面的地步。这不还有一个THA。”
  
  说着他深吸了一口气,两手合十闭着眼道:“三环又他妈堵了吗,怎么还不来。”


  
  别人可能不清楚黑眼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但做事这么多年,吴邪不认识也认识了。
  就是因为认识,所以他不能死。
  


  神荼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  
  他抱着臂站在窗台一侧,安静的仿佛在和张起灵比赛谁更闷。那双灰蓝的眸微暗,不动声色的看着安岩的背影。
  
  干净欣长,这个人坐在那里,背影像一棵小小的红杉树。他正在和吴邪说着什么,看得出来这个人想要多了解一些九门,不断地追问那个黑眼镜的往事。哪怕被吴邪怼回来一两句,他还是硬着嘴接着问。


  这一点他们很不一样。


  对于不重要或者无关的人,神荼一概无心管顾,他眼里的人很少。一个人的心只有那么点,他装不下太多东西。


  他只注意到安岩好像受了伤。


  神荼修行馗道,对人体结构关节也有所了解。那里应该是昨天晚上打斗时落下的隐症,在举手投足之间能看出来,连带着旧伤也有要发作的趋势。而安岩只是忍着,或者根本没当回事,没有对他说过半句。


  他想到就在几个月前,安岩还是个和江小猪插科打诨的学生,一个人练枪射靶,对一切alpha殷勤不屑一顾,中二的令人发指。


  那个时候从未想过,他会有一天坐在杭州不知名的古董店二楼,面对着地下盘口的当家,互相博弈合作。


  明明心里没底,却还是硬着头皮作出一副坦荡的样子,每次被吴邪三言两语怼回来了,就一个人把气咽肚子里。
  
  也是突然才意识到,安岩只是一个新人。
  


  新到不知道怎么掩饰自己的弱点,别人一开玩笑就认真。
  新到没有防备的把行动线索汇报给秦世海。
  新到就算受了伤,也要作出一副保护别人的姿态。


  他难道就没有意识到身边还有一个人吗。
  
  不知道吴邪又说了什么,安岩的脸腾地发红,王盟趴在桌上笑成了筛子。神荼微微皱了皱眉,却看到张起灵抬起头来,波澜不惊的看了他一眼。


  他不动声色的对视回去,却在下一瞬听到身后猛地掀起一阵大风,自下而上扬起了衣领和头发。一时间房间内话音骤落,王盟我靠了一声,然后一条胳膊有力的勾住了神荼的脖子,呼啦一声蹦下个人来。
  
  反击是潜意识的,回身肘击绊扫,手起剑出,那个人呜哩哇啦慌慌张张躲过神荼封喉一击,被扣到墙上一个滑步闪将开来。


  “前辈前辈!”丫拼命摆手。
  安岩卧槽了一声站起来,抬手不让神荼动手,他看着那人道:“罗平?”
  
  “我的妈安岩。”罗平靠在墙上抹了把额头上的汗,“你男人差点宰了我。
  


  

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荼爷:……(安岩怎么还不来跟我说话)
靠在窗台看风景的荼爷:……(安岩怎么还不来跟我说他受了伤)
和张起灵一起看天花板的荼爷:……(安岩怎么还在问黑眼镜)


表面冷冰冰,内心mmp


唉jpg.】

【200粉点】【勇者荼岩】God Fate -Part5-

太好看了!!!!!!!!!!!

陈年档案: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中秋愉快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-God Fate-




-5-   意外




神荼将领带收紧,重新扣了一遍袖扣,最后带上黑框眼镜。


瑞秋推门进来,后面跟着罗平。


“早个四五年,罗平也这么帅。”瑞秋看着全身镜里的神荼,西装革履,风度翩翩。


“我现在不帅吗?”罗平震惊。


“珍惜帅过。”瑞秋点评。


神荼转过身来。


“你确定要蹚这摊子浑水吗?这是最后的机会了,现在收手还来得及。”罗平盯着神荼。


神荼抬眸看他,给了罗平一个“你在说废话”的眼神。


罗平苦笑,“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?”


“原话奉还。”


罗平耸耸肩,伸手取了外套,“那走吧。”


——任务日志01。今晚九点,神荼首次进入飨宴厅,尽可能确认失联卧底状态。




入夜,锁龙集团本部戒严。


从行车道到本部大门,再到主电梯口。干干净净,安安静静,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。


安岩对着镜子整领结。


这不是他第一次去飨宴厅。根据宴请情况,安排的“宠物”会有多有少,但老爷周身的人数是固定的,二主四辅。


所有进入飨宴厅的外来客人与外部服侍生,都需要经过和陵的安全检测。可这并不能完全叫人放心。刺杀与暴乱不挑时候、不选地点、随时随地来袭,老爷需要伸手能用的“挡箭牌”。




离探索4F的那夜已经过去了一周。


这一周风雨如晦,安岩身心俱疲。


老爷端着红酒杯,请犯错误的小猫儿上高台,钢丝走过去了便原谅她。小猫儿趴在阶梯上哭,踏上狭窄的死亡之路。红色裙摆在高台上颤动,像孤单的小雏菊。雏菊坠落,花瓣撒了一地,洇出的血花绽放开来,在白色地板上开成啼血牡丹。


安岩微微转开视线,老爷的手停在他的后颈上,冷冰冰的,遏着颈椎让他抬头。


“狼不也这么捕猎食物吗?”老爷笑道,“所谓捕猎的美学,不做捕猎的人,便是被捕猎者。二者选一,你选哪个?”


安岩转过脸,隔着手肘枕在老爷的膝头,弯弯眼角,“我选择,做捕猎人的枪。”


老爷大笑。


他拽起安岩的手肘将他拉到自己腿上,附在后颈的手沿着衬衫领线抚下来,停在安岩的左胸口。


安岩的心脏疯狂收缩。老爷手掌的冰冷穿过衬衫、穿透战栗的肌肤,直抵心脏。


“心脏剧烈跳动,你很紧张。”老爷眯起眼睛,安岩在对方的瞳孔里看见了无处可逃的自己。


离老爷越近,安岩越明晰地认识到这人的可怕之处。


老爷的目光是解剖刀,精准,狠绝。他技艺高超,从眉心下刀,沿中线一刀剖至后脑,翻转头皮,上锯子将脑壳开成钵形,再拿解剖剪取出大脑。他像翻一份牛排般随意摆弄,观察细节、取读信息,散漫但毫无遗漏。读取完毕,塞回空洞,盖上头盖骨,套回头皮头发,完工。


他这样处理着所有他想看的人。切开脊椎肌肉、锯断肋骨、截开背骨,胸、腹、头、背,一样一样剖开来看。


藏无可藏。安岩全身都痛。


“枪不需要心脏,懂吗?”


“……好。”




安岩看着镜子里整装完毕的人。


“宣誓人……安岩……”




客人带着黑色面具,在客席和老爷寒暄,老爷坐在台阶之上。


宠物们占据台阶间,柔顺,精致,繁星散漫,下面的人上不来。


安岩坐在最后一层的台阶上,他面色平静,脊背挺拔。老爷抚着安岩的侧颈,颈动脉里的血液在老爷手掌下静静流淌而过。


老爷用拇指捋安岩棱棱的椎骨。


一二三,再一二三。


厅堂服侍生同一色深黑西服,安岩在一片黑暗里缓缓梭巡,找寻希望。


客人的嗓音平缓,华丽的辞藻,毫无起伏。


没有,还是没有。杜虎威没来。


大厅里满是人,安岩孤身一人。


吧台里有人直起身子,抬手捋刘海。那人也是一身黑,戴了副黑框眼镜。他处理完手中的高脚杯,往会场中央看去。


隔着镜片,他截住了安岩寻觅的目光。




四目相对。




一瞬间,安岩的心跳滞了一拍,身体微微一震。


一二三、一二。


他椎骨上的手停了。


——完了。


安岩还未雀跃的心掉进了冰窟。


神荼垂眸,转身将手里干净的杯子放到沥水架上,和旁边的人搭了句话。


安岩不敢回头看老爷的眼睛,他松了身子,倚在自己的膝盖上,蹭了蹭老爷的裤脚。


客人赞美的话说到了最后,毫无新意可言。




神荼。


是神荼来了。




安岩将脸半埋进自己的臂弯里,他满心欢喜又深深恐惧,这火与冰的力量拉扯着他的心脏,让他喘不过气。


他从未想过自己与神荼的“初见”,会是在这样的危机四伏之下。他明白现在的如履薄冰,也知道一着不慎、满盘皆输。


但,神荼来了。


神荼就在那里。与他处在同一个时间、同一个空间里。




大火燎原,融尽冰川。




安岩猛然找到了心跳,找到了活着的感觉。


他看见了光。


他又变回了那个乐观快活的安岩,那个自信机灵的安岩。


——成功卧底、找出墨斗、传出消息、一网打尽。是的,就这么简单。


安岩顺着会场环视一圈,视线经过吧台。


神荼站在那里,他旁边的人在说话,他一脸严肃地点了下头。


安岩将眼神定在客人的黑面具上,他眼睛发亮,眨眼,停住,再眨两下,一下……




老爷不动声色,脸上带笑。


小狼崽很兴奋,战栗地兴奋。他面上如常,可血流加快,身子发热。


老爷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。直截了当,越挫越勇,血管里奔腾着的全是蓬勃傲气,让人忍不住蹂躏、把玩、吞噬殆尽。


攻人者攻心为上。攻心之术,其乐无穷。


他们臣服于他,不在于力量,不在于利益,而在于压制点。


他能抓住他们的软肋。


把恐惧种进心里,生根,发芽,开花,结果,汲取精力,生出更深的恐惧,如走不出的鬼魅之圈。它捆绑他们的手脚,束缚他们的思想,缴械投降,出卖尊严。


老爷抬脚,一脚踩碎一个,满地都是无趣、无趣、无趣。


无趣里出现了一只小狼崽。


小崽子眼里发光,晶莹剔透,满满都是灵气。


老爷咳咳咳笑出声,客人们也跟着笑。


神荼感觉很糟,相当糟。




罗平一直守在出租屋,双手合十,额头抵着指节。


凌晨四点,神荼推开门,罗平蹭地一下站了起来,瑞秋和江小猪也瞬间清醒。


“怎么样?”罗平迫不及待,“怎么搞得这么晚?”


神荼看起来精神不佳,他摆摆手,找地方坐下。他脑子里很乱,安岩太过于迫不及待,消息一传递起来就停不了,根本不理会他的警告;老爷的不动声色让神荼感到危险,实实在在的危险。


宴会之后,外部服侍生立即遭到了盘查,虽然神荼顺利脱身,但这并不表示他完全安全了。


千万信息在神荼脑子里回旋。


和陵、器官贩卖、毒品链条;墨斗、布局、宠物;还有,杜虎威去哪儿了——安岩传达出的信息快速而凌乱,神荼不回答他。


安岩的处境、老爷的态度、信息传递的风险、环境的应对——神荼面面俱到,心里权衡,不露声色。


神荼双手交叠,抵住额头,罗平急得直跳脚。


从哪里开始说,神荼心里也急,他烦躁又怅然。


跟随老爷走出来的安岩,沉静如水,苍白如雪,孑然孤立。神荼看着他将自己埋在臂弯里,用目光扫他,眼神里渐渐有了光。


“安岩到底怎么样啊?”


“救他。越快越好。”




TBC






这几章有点让人不爽,中秋慰问,送个破案之后、刚同居的小情侣的日常。




神荼睁眼时,身边空着。他伸手套了件居家服,起身下楼。


空气里满是咖啡豆的香气。


安岩站在开放式厨房里冲咖啡,他企图做一个拉花,未遂,忿忿拿咖啡棒戳了只四不像的大猫。


安岩自己跟自己较劲,无暇四顾。神荼从身后抱住他,蹭他的侧脸,不让他得逞。


豹子先生在撒娇。


安岩心情愉悦,举起杯子给神荼看。


“画了一只豹子,可不可爱……唔!”


神荼常年带枪,掌心薄薄附了一层茧,探进安岩松垮的衣衫里上下梭巡。少年的躯体光滑如玉,锻炼成果颇丰,神荼一寸一寸检查,拂过的肌肤跟着神荼的指尖起栗,颤动,兴奋地回应,迫切地向他展示炫耀、向他提交答卷。


“嗯。”神荼满意于这样的成绩,低头在安岩的侧颈上评分,“可爱。”




(后面不能再放了,再放又剧透)



【200+粉点】【勇者荼岩】God Fate -Part1-

55555太好看了😭

陈年档案:

【加粗表示很重要】大概是我说话有歧义。


我所谓的雷点,不是指人物关系,是指细节设定的把握(不是有没有r18的问题,是悖德人格那种。ok?)


已经改的很轻微了。嘛,反正大家觉得雷了就说,我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粉点来自    @晨曦2819   


可以点个荼岩两个人都是特工人设的短篇吗( •̀∀•́ )安岩一直暗恋神荼,神荼一开始不确定自己心意,后来两个人一起搞任务,危机关头突然明白自己心意的那种,搞完任务开始搞对象( •̀∀•́ )


(谢谢,很棒的设定。希望小可爱喜欢这个故事。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-God Fate-




-1-   陷困


 


神荼推开会议室的门。罗平正在摔文件。


“你们情报处都是死人吗!什么叫情报失误,S级任务判成B级交给青年班,怎么?嫌年轻人死得还不够多、还不够快是吧!”


神荼路过,瞥了一眼情报处处长。平时趾高气扬、目中无人的死老头子此时全身绷得紧紧的,脸上一阵青一阵红,他一句话不说,憋得脖子上青筋直暴。


神荼上前拍了拍罗平,让他冷静一下。


“我话就搁这儿。”罗平用指节敲桌子,“你们有本事出这种混账报告,就拿出本事来改变现状啊,别把这种擦屁股的事情丢给我们行动处。”


“罗平!注意你的礼节!”老头子恶狠狠地开口。


“礼节?!你在人命面前跟我谈礼节?!”罗平啪地一掌拍在桌子上,“我现在就去你们情报处拖一个人出来,扒了他的皮挂你们大门上,看你还跟不跟我谈礼节!!”


老头子噌地一下站了起来,他身后四五个唯唯诺诺的情报处负责人也跟着站了起来,椅子脚在地上稀稀拉拉地拖着响。


“干嘛,想打架啊?”罗平冷笑了起来。


老头子气得连胡子都在抖。“……走。”一帮人大气不敢出地离开了会议室。


罗平冷下脸,一拳打在桌面上。


 


神荼觉得今天的罗平很反常。


平常几个办事处之间摩擦矛盾少不了,但罗平是个聪明人,从不会正面杠上谁,特别……这次的对象还是情报处掌舵的。


罗平在会议室踱来踱去,脸色黑得吓人。


神荼看瑞秋。


瑞秋一脸凝重,眼眶发红,伸手递给神荼一份文件。


“情报处那帮蠢人,把潜入锁龙集团本部的截获任务列为了B级交给青年班,居然还一路通畅地拿到了任务书。开什么国际玩笑?!”罗平低声吼道,“锁龙集团旗下无数分支爪牙,我们近十年不断渗透,百来个B级探索分下去才能出一个A级潜伏,安插几个本部卧底花了十年,十年懂吗。十年我们行动处损失了多少人?!”


神荼皱起眉。


这个任务太有名了。只要提到“锁龙集团本部”几个字来,行动处有点经验的人都噤若寒蝉。恨到了极点,也怕到了极点。


锁龙集团的老总个异族人,名字很长,人们习惯称他为“少主”。“少主”是个严肃刻板的人,手段强硬,涉猎广阔,只要能赚钱什么行当的生意都可以谈。他主持着整个集团运作,抛头露面,大建功勋,一直都是大众关注的焦点、女孩儿们八卦的中心。——当然,这些不过是它光鲜亮丽、迷惑人眼的外壳。


经过行动处不懈探查,他们逐步发现,锁龙集团幕后还存在着一位真正的操控者,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只知他被称为“老爷”。这人藏在锁龙集团的最深处,是蛛网的核心,他握着纵横交错的蛛丝,控制着锁龙的獠牙。人口,器官,毒品,军火…一切可以贩卖的东西在他指间流转为利益,他深谙人性之道,咬住对手弱点就绝不手软。在酒池肉林、纸醉金迷中时刻保持着清醒冷酷的意志,他俯视着整个锁龙集团运转,毫无差池。


而这位“老爷”,从未有过把柄,任何有可能泄露秘密的人都在不断消失,真正意义上的消失—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。


 


神荼继续翻文件。错误判定书后面是任务书,部署时间是十个月前、执行时间是半年前,行动方式,自定。


再往后,是这次事故的报告书。内容很简短——越是简短、越是严重——神荼眯起眼。


“算起来…”瑞秋哽咽了一下,“他还只是个孩子…”


——照片里的尸体被血糊满,暴露出一条一条鲜明的肌肉块。皮被整个扒下,铺在一边,上面还踩着几双皮鞋脚。


神荼脑子里发炸,他握紧拳,文件被捏得哗哗直响。


“青年班派了两个人,是这期结业里最优秀的两个。”罗平低声开口,他扶住额头,“一个在照片里,另一个……还在本部。”


“也暴露了?”神荼皱眉。


罗平摇头,“不知道,失联了,生死未卜……根据最后一条联络消息,他应该进到‘和陵’里去了。”


“什么!”瑞秋站了起来,瞪大了眼睛,“和…和陵?!那……那不就是‘墨斗’所在的地方么……”


——墨斗。传说中“老爷”的档案保管室。存放着他所有交易凭证。那是行动处费尽十年心力唯一的目标。


“如果能让本部里的人联系上他……”瑞秋开口。


“不可能。”罗平打断了瑞秋。


“为什么?这是一个机会啊,我们从来没有这么靠近墨斗过,为什么不试一把?”


“你知道墨斗长什么样吗?”罗平问瑞秋。


瑞秋无言以对。


罗平苦笑,其实对于墨斗,他们知道的相当有限。这里的所有人,只知其名未见其实,因为唯一一个带出这消息的人已经葬身在了大火之中,就在同罗平通话的那短短十秒。


“和陵处在锁龙集团本部大楼地下,我们曾经尝试过用空中扫描技术对整个锁龙本部进行扫描,可是一无所获,他们应该是在地表装了电磁板来干扰电波。我们不知道和陵具体多大,什么结构,内部有哪些应对防御设备,更不知道墨斗在和陵的什么地方。”


“这和陵……到底是做什么用的?”


罗平十指相交,扣在膝盖上,“和陵是‘老爷’的活动区。据说他的一切衣食住用全在那里。”


“一切都在地下吗……”瑞秋打了个寒战。这究竟是位多么阴暗的人,才能如此长久地不接触阳光。


“我们的人曾经进过和陵的飨宴厅。”罗平开口,“听他说,飨宴厅是和陵与外部环境沟通的主要驻点。如果‘老爷’需要会见一些不生活在和陵里的人,或者有些什么特殊情况,就会启用飨宴厅。”


“这么说,飨宴厅是唯一一个我们有可能联系上青年班卧底的地方。”神荼开口。罗平点头。


 


事故来得太突然,显然、很多材料还没来得及整理出来。神荼继续往后翻,便是两份人事档案复印单。


首张档案件上,照片位置被戳上了“已死亡”的红章,赤喇喇地嘲笑着他们的无能为力。


神荼沉了一口气,翻了过去。


第二张档案。姓名安岩、年龄虚满18、国安行动处青年班应届。带着眼镜的大男生在照片里笑得阳光灿烂。


“我今天叫你们俩来,”罗平坐直身子,看向瑞秋和神荼,“是想把我手上的事情,给你们做个交接。”


“罗平?”瑞秋问道。


“是。”罗平扯了扯嘴角,“这次我得亲自去,必须要把安岩救出来,无论付出多少代价。”


“怎、怎么回事?”


“因为……”罗平垂眸。


“他是我弟弟。”


 


瑞秋睁大眼睛,作为罗平的女朋友,她从不知道罗平在青年班还有兄弟。“罗平……”


“对不起,之前没有告诉你们。”罗平掏出根烟点着,他平常抽烟特别少。而抽烟是一种标志,标志着他已经束手无策了。“安岩是我堂弟,可事实上和亲弟弟差不多了。


“他爹妈都是相当有才华的人,可就是太有想法了、所以特别自我。安岩刚刚会开口讲话时,俩人就意见不合离了婚,后来又各自要出国忙事业,便常常把他寄养在我家,短时四五天,多则大半月,到后来干脆定期汇钱,人都不出现了。”


瑞秋皱起眉,看向安岩的照片。


“我都不知道他现在这种性格是好还是不好,”罗平吐了口烟,“从小就乖,说什么是什么,跟我这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一对比,我爹妈不知道多喜欢他。这小子面上又乖又讨喜,可心里藏了太多事情,初中开始他就主动申请了住校,拿奖学金、帮别人写作业赚外快,每次回家还给我爹妈买东西,又省心又贴心,你说我家是不是捡到宝了?


“他报国高的时候,我在国安已经呆了几年,他跟我爹妈说也要来国安,把我爹妈吓得不轻。”想到这里,罗平笑了起来,“也不知道当时那小子在想些什么鬼,那一年,就是神荼刚调来那年吧?


“他警告我不要关照他,不要透露任何和他的关系。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句话——我是安岩,跟你国安行动处罗平没有任何关系——啧,那个忘恩负义的臭小子……”


罗平笑着笑着就不说话了,瑞秋拽住罗平的手,握紧。罗平看着她,像个受委屈的孩子。


神荼低头,指尖落在档案件的照片上。男孩子朝他笑,一直笑,笑靥如花。




TBC


日更。短篇。你们别急。